產品特寫

為何 AML 洗錢防制越來越重要?五大理由告訴你!

Timothy Choon Timothy Choon

現今市場普遍仍視 AML(Anti-Money Laundering;洗錢防制)是一項營業成本,為了讓會計師和金融監管人員查核的「按章行事」。然而,這觀念在近年已逐漸發生演變。隨著業務量和數據複雜性倍增,洗錢防制扮演的角色日益顯著。法令遵循應在組織中從上到下徹底貫徹執行才能有效發揮作用的意識抬頭。且在面對金融犯罪時需要從更廣泛的角度,而非單一面向的風險控管。

金融機構領導者意識到,透過洗錢防制不僅可以維護該機構的聲譽,降低面對監管的壓力,還可藉由與其他風險部門協同合作來降低風險,優化長期業務前景。現今潮流觀點是,合規將為整個組織帶來真正的價值,而非干擾或抑制業務發展。因此,即便合規的本質及其存在的理由沒有改變,但在企業中的優先等級和地位卻悄然發生變化。

2019年洗錢防制比以往更重要的5個原因

在過去五年或更早,金融犯罪者發現金融系統的交易管道正迅速數位化。透過科技他們毋需花費太多力氣即可達成目的,洗錢也正從緩慢而繁瑣的過程變為多樣化且難以追踪蹤。

反洗錢系統需要迅速升級,以從大量客戶、帳戶及交易資料中追蹤非法金流,而這些數據規模已無法僅依靠人工辨識來發現可疑交易。同時金融監管機關也敦促金融機構使用更好的演算法和演算模型來完善其系統,使金融機構在數位浪潮中不落後於金融犯罪者。

在2019年,金融犯罪者利用科技開創新模式以從事非法活動,例如在全球散播勒索病毒、利用區塊鏈的匿名性和普遍性特性,以及偽造精密的身分證等。這些議題也在最近的FICO Asia Pacific Fraud Forum上討論到。因此,提供給您五個原因,說明為什麼以人工智慧運行的現代洗錢防制方法比以往更加重要,尤其是在亞洲這個新興且人口眾多的市場中:

  • 貿易融資洗錢:亞洲經濟體以出口為導向,因此貿融洗錢(例如使用貿易工具,像信用狀詐欺、偽造發票、將船舶改道以載運非法貨物,以這些手法掩蓋金錢的流向)成為重大隱憂。而在查看軍商兩用商品監控、價格監控、船隻追踪以及貿易夥伴篩選時,利用人工智慧檢測異常值,將是日後發展的重點和關鍵領域。
  • 數位身份驗證(eKYC):在2019年,亞洲國家在行動和數位支付方面已非常先進。新技術的發展滿足數位身份驗證eKYC的需求(不同於標準KYC),可讓純網銀業務以更準確、方便的方式接觸及引導客戶。而這也帶動新形式的 ID 與生物識別驗證的創新與關注。面對這個挑戰對於人口眾多且廣泛使用行動和數位技術的亞洲來說尤其重要。
  • 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慧) 在 AML 的運用:AI是一個討論已久的話題,在2019年,金融放貸機構競相將AI應用在實務上,但為確保這些應用是運用可以解釋的AI技術,著實為金融放貸機構帶來不少壓力,他們必須要能向監管機關或其他機構解釋為何有些案例被標記了或被遺漏了。隨著資料集的增長和越趨複雜,人工智慧及其價值將在於減少誤報的數量並確保更能辨識金融犯罪。
  • 語音演算法:亞洲有多種語言,許多國家甚至不使用拉丁文字。在2019年,全球性洗錢模式下,金融罪犯更有可能不屬於金融放貸機構的營業所在國家。若再將亞太地區的各種商業慣例和語言涵蓋進去的話,將讓洗錢防制更複雜。所以使用下一代模糊偵測非拉丁文字的功能勢在必行,以協助更快理解越趨複雜的交易市場。
  • 詐騙與洗錢防制:組織型金融犯罪在亞太地區持續存在,詐欺犯極可能從事洗錢行為,反之亦然,這意味著金融放貸機構需要採用企業規模的方法,也需要結合反欺詐與洗錢防制的技能、技術、團隊與組織。在2019年,同時具備反欺詐與洗錢防制的(AML + Fraud)處理能力的金融放貸機構將脫穎而出並保有前段競爭力。

洗錢技術是一個不斷進階的旅程

金融合規之旅始於基本措施,金融監管機關以往致力於阻止非法獲取的資金進入金融體系,特別是金融機構被要求採取一定程序以阻止此類非法資金的流入。如此要求相對簡單,只需運用基本流程和系統,即可有效抑止洗錢意圖。

在2019年,當監管機關仍在追趕制定更多相關立法的同時,金融機構也將持續推進建置更好的技術以跟上金融犯罪者的腳步。

那麼,這個旅程會在哪裡終止?它是否會有一個完美的結局,在那裡金融犯罪者被擊敗,監管機關和金融機構不再需要擔心來源可疑的資金流動?不幸的是,這在現實世界中並不存在,但只要我們強烈而明確地認知,金融合規是一趟需要由許多組織一起投入精力和付出努力的旅程,而這將會對我們大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