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交流

網路時代的工業 4.0

更新於

這幾年工業 4.0 議題在全世界如火如荼地展開,各主要產業大國也都提出對應的策略發展方向,以便在這波新的工業革命浪潮中,乘風再起,再領數十載的風騷。台灣以代工製造起家,在科技創新發展並無主導權與話語權,且內需市場無經濟規模,不足以扶持新的產業發展,外銷貿易無法融入區域經濟整合體制,而新興國家生產技術的提升及人力資源充足的優勢超越台灣,台灣要如何在這新一波工業革命浪潮中找到適合的發展模式,是攸關產業存續的課題。「工業 4.0」從字面上來看容易被誤解為僅針對製造產線的自動化,以降低成本、提升品質為目標,但其實台灣政府希望不僅要以自動化解決缺工問題,也要能擴及服務產業,將跨產業領域的價值鏈加以整合以達到綜效,故以「生產力 4.0」謂之,除了製造業也擴及服務商業及農業等產業領域。

前幾次工業革命都有關鍵的技術發明,例如蒸汽機、電力、資訊電腦等,造就了自動化製造的產業模式,但是為了均攤初期的龐大建置投資成本,必須採用大量製造的規模經濟,企業組織也以垂直整合的中央集權式為建構基礎,最終目標是以生產規模為導向而非滿足個人差異化需求。但在 Internet 興起後,創造了點對點、橫向共享與平台經濟型態,將傳統單線式價值鏈轉化為多維度價值網。

平台經濟
以出版業為例

加上網路效應(網路外部性):供給數量增加時,邊際成本反而越小,少量客製化的單位成本不會高於大量生產的平均成本。也由於因為生產工具如 3D 印表機、免費開源程式、物聯網的普及,而讓生產模式由大量製造轉為大量客製甚至是大眾製造。

網路效應
網路效應對生產成本的影響
生產模式轉變
生產模式由大量製造轉變為大量客製

而我們在深究德國「工業 4.0」或是「中國製造 2025」核心精神時,不再只聚焦狹義的生產自動化字義上,而是希望能結合「服務」概念,達到由智慧工廠 ➡️ 智能生產 ➡️ 智能產品 ➡️ CPS(Cyber Physic System)的流程,建立人、機、物融合之虛實化系統,並在此系統平台上創造新的服務型的商機。

近二十年來由於缺工、工資問題、環保意識抬頭等因素,造成大量製造低附加價值產品的產業早已外移,在台灣繼而興起各式服務產業,即使是製造業也轉為「製造服務業」,為產品提供服務內涵的價值。所以政府提出的新工業 4.0 願景已不侷限於提升傳統製造業,也清楚地定義含括服務業與農業,並且能夠達到跨產業領域整合的綜效,以期跟其他國家專注在製造業自動化的方式有所差異,帶領台灣產業再一次成功轉型並創造出產業競爭優勢。

閱讀更多